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历史事件

一代女皇:揭秘武则天成“千古一女帝”的真正根源

 时间:2020-07-27 01:17:44 来源: 
一代女皇:揭秘武则天成“千古一女帝”的真正根源

  史书、戏文、小说、别史等作者总在烘托武则天与唐太宗的联系。我们皆怀有各自的意图,纵情描写,乱编一通,无非让文章染上桃色,或欲把武氏比诸妲已、褒姒,如《讨武曌檄》中骂她“秽乱秘戏图”。而有的作者则站在女子庄严的立场上,与传统互不相让,以为武则天与唐太宗至清至净,在男女问题上毫无瓜葛。此等深宫私事,实难考订。然,就常情论之,武则天既被太宗宣为侍女,朝暮随之摆布,武则天到妙龄之际,既秀丽且有才思,与皇帝有私情联系,实属正常,也属细事,不劳我们猜想挂念。既是正常、纤细之事,有和无皆无损于武则天的形象,因而也不必护着她。

  太宗终身有35个后代,却没有一个是武则天所生,此足证明太宗很少亲幸她。较为仔细的史著者记叙,太宗仅亲幸过武则天一次,因不喜欢她的性情,今后绝不再有。那一次大概是武则天17岁到20岁时,她作太宗近身侍女,在太宗侧亲见朝中发作许多重要工作,太宗心情动摇,武氏由衷怜惜之,间或有语言沟通,近而发作了私情事。一次是侯君集、薛万均事情发作。那是贞观十四年,武则天17周岁,吏部尚书侯君集破高昌,而私取高昌国瑰宝、大将薛万均更取高昌妇女而占为已有。事发,太宗令坐牢拟罪。魏征和中书侍郎岑文本上书为侯、薛二人辩护,太宗恼怒,魏、岑二人私下里见太宗进一步为之说情,武则天在侧侍茶。听到了君臣争辩。太宗盛怒,以为侯君集等欺君辱国,绝不能宽恕,薛万均谅异国妇女尚不认罪,提出让高昌女与之对辩,重治共罪。岑文本以为侯君集荡平高昌,其功之大“贪亦应赏,若至败绩,廉亦应诛”,又说古今将帅,不能无疵,全在委任,为人君者应录长宥罪,“陛下能屈法加恩,君集等亦当知过益奋”。魏征奏言:让亡国妇女与大将军对辩有失国体,曩昔秦穆公的快马被岐人盗食,穆公不只不罚,反赐之美酒;楚庄王赐君臣酒,灯光忽灭,黑私自醉臣拉断了庄王的冠缨,庄王未生气,莫非陛下尚不如秦楚二君的气量吗?所以辩得太宗无话答复,只好赞同开释侯薛二人[ 《资治通鉴》,卷159,太宗贞观十四年十二月。]。

  太宗虽然命令开释,但心里总感憋气,以为魏征等是巧辩。当晚,武则天在身边侍侯,太宗仍似喃喃自语,又似向武则天提问。武则天也泰然自若地答复了太宗,多是好言宽慰,温颜相向,她从心底敬服太宗的耿直,愤世嫉俗,又怜惜他在对错杂糅之中,只能谦虚纳谏,昧心忍隐的痛苦。太宗遭到这位秀丽动人的武才人的安慰,可能是他亲幸武则天的那一次。

2.png

  有的作者记叙,太宗亲幸武则天那是太子李承乾、四子李泰、另一子齐王李祐争帝位,诡计叛变,捣乱的一团糟时,太宗派兵首要进入李承乾的东宫,杀死承乾的嬖童(同性恋者)满意和手下多人。不久,齐王发起暴乱,被太宗出兵打压;而太子的发迹也昭著。史书、戏文、小说、别史等作者总在烘托武则天与唐太宗的联系。我们皆怀有各自的意图,纵情描写,乱编一通,无非让文章染上桃色,或欲把武氏比诸妲已、褒姒,如《讨武曌檄》中骂她“秽乱秘戏图”。而有的作者则站在女子庄严的立场上,与传统互不相让,以为武则天与唐太宗至清至净,在男女问题上毫无瓜葛。

  此等深宫私事,实难考订。然,就常情论之,武则天既被太宗宣为侍女,朝暮随之摆布,武则天到妙龄之际,既秀丽且有才思,与皇帝有私情联系,实属正常,也属细事,不劳我们猜想挂念。既是正常、纤细之事,有和无皆无损于武则天的形象,因而也不必护着她。太宗终身有35个后代,却没有一个是武则天所生,此足证明太宗很少亲幸她。较为仔细的史著者记叙,太宗仅亲幸过武则天一次,因不喜欢她的性情,今后绝不再有。那一次大概是武则天17岁到20岁时(记叙者通常把其间诸事混杂,所以只能大概判别),她作太宗近身侍女,在太宗侧亲见朝中发作许多重要工作,太宗心情动摇,武氏由衷怜惜之,间或有语言沟通,近而发作了私情事。

  一次是侯君集、薛万均事情发作。那是贞观十四年,武则天17周岁,吏部尚书侯君集破高昌,而私取高昌国瑰宝、大将薛万均更取高昌妇女而占为已有。事发,太宗令坐牢拟罪。魏征和中书侍郎岑文本上书为侯、薛二人辩护,太宗恼怒,魏、岑二人私下里见太宗进一步为之说情,武则天在侧侍茶。听到了君臣争辩。太宗盛怒,以为侯君集等欺君辱国,绝不能宽恕,薛万均谅异国妇女尚不认罪,提出让高昌女与之对辩,重治共罪。岑文本以为侯君集荡平高昌,其功之大“贪亦应赏,若至败绩,廉亦应诛”,又说古今将帅,不能无疵,全在委任,为人君者应录长宥罪,“陛下能屈法加恩,君集等亦当知过益奋”。魏征奏言:让亡国妇女与大将军对辩有失国体,曩昔秦穆公的快马被岐人盗食,穆公不只不罚,反赐之美酒;楚庄王赐君臣酒,灯光忽灭,黑私自醉臣拉断了庄王的冠缨,庄王未生气,莫非陛下尚不如秦楚二君的气量吗?所以辩得太宗无话答复,只好赞同开释侯薛二人[ 《资治通鉴》,卷159,太宗贞观十四年十二月。]。

  太宗虽然命令开释,但心里总感憋气,以为魏征等是巧辩。当晚,武则天在身边侍侯,太宗仍似喃喃自语,又似向武则天提问。武则天也泰然自若地答复了太宗,多是好言宽慰,温颜相向,她从心底敬服太宗的耿直,愤世嫉俗,又怜惜他在对错杂糅之中,只能谦虚纳谏,昧心忍隐的痛苦。太宗遭到这位秀丽动人的武才人的安慰,可能是他亲幸武则天的那一次。